翎十九的小竹林

苏紫/all紫/苏all
夷则prprpr
合集不全,懒得搞了
【游戏向】【游戏向】【游戏向】

【苏夏】覆水 4

前情提要: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夏夷则已经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

梦中大学的校园里空无一人,舞蹈教室墙面的镜子映着百里屠苏的身影。

不,不是这样,夏夷则想。当初这里熙熙攘攘,百里屠苏站在所有人视线的焦点,理所当然地吸引了他的目光。

镜中的百里屠苏转过身,夏夷则这才看清他穿的是他们结婚时的黑色礼服。海蓝色的宝石袖口熠熠生辉,每一个棱角的线条都清晰无比。

百里屠苏好像在向他走来。蓦地有人抱住了他,温热的触感让人沉溺,又让夏夷则觉得虚幻万分。

梦中的事物纷乱迷茫,夏夷则一时看到热恋时百里屠苏蕴着光的眼睛,一时看到两人争吵时沉默对峙的场景。爱与执着的河流中遍布着名为伤害的砂石,让人踌躇徘徊,辗转反侧。

将醒未醒的时候,他听到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呢喃,“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不。”夏夷则的神智倏尔从睡梦中脱离,口中喃喃的话语与昨日在百里屠苏面前所说的别无二致,“不,我拒绝。”

天色将明,几线微光透过厚重的窗帷。

夏夷则蜷缩在床上,已然没了睡意。心跳很快,带来与窒息相似的痛苦,脸颊似乎在发热,他的内心却平静非常。


第二天两人之间倒也没有太过尴尬,毕竟都是公认的演技派,内里再怎么惊涛骇浪,面上总得波澜不惊。

剧组正在布景,沈夜喊了他俩一起去看。这些事一些导演会完全放手,只看最后成品。沈夜虽不至于事事亲力亲为,却要求每一个细节都尽善尽美,光是李焱书房里的陈设便来来回回做了许多次。只有向南的飘窗是沈夜一早就定下的,深蓝色的窗帘材质厚重,在午后阳光最热烈的时候也能隔绝出一片阴暗的空间。金线点缀的精致花样却是抽象的向日葵,密密地开在角落里。

“拉上窗帘才能看到的望日莲,真是讽刺。”夏夷则发现这个彩蛋时不禁笑了起来,感慨沈导不愧是美利坚留学归来,深谙黑色幽默之道。

“艺术往往与逻辑相悖。”沈夜一挥手,“你们躺上去试试,我看看窗帘的颜色需不需要再改。”

夏夷则:“……?”

百里屠苏回忆了一下剧本,“我记得书房里没有对手戏。”

“我刚刚来的灵感,以后就有了。”沈夜补充道:“这里加一段吻戏。正好现在试一试,我看看你们入戏得怎么样。”

一般大牌演员在签订合同的时候,会专门注明不得加大尺度的戏,几乎算是业内惯例。但这一条在沈夜这里是不可能存在的,因为“艺术不被形式制约,我只要表达力最强、最合适的那一种”。

百里屠苏之前跟沈夜合作过,当即放弃讨论默默坐到了飘窗上。

“你站起来,李焱坐下。”对戏的时候,沈夜会直接叫角色的名字,方便带演员入戏。

夏夷则对沈夜的风格也早有耳闻,但坐下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说了句破坏戏剧气氛的话,“你们都掏手机出来干什么?”

沈夜转身,看到身后已经围了一圈工作人员。

赶在导演发飙之前,道具组组长解释道:“这不是正好录个花絮吗?”

刚刚到现场的谢衣差点笑出声,“你们不许外传啊。”

沈夜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他们。他掏出画分镜的草稿本,对百里屠苏和夏夷则说:“你们自由发挥吧。这场戏加到电影后半段,李焱决定结婚的时候。”

 百里屠苏问:“这是真实发生的一段,还是李焱的臆想?”

沈夜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你猜呢?”


铺着月白色软垫的宽大飘窗上拉着密不透风的深色窗帷,色彩的颠倒使得整个画面充斥着焦虑的失重感。李焱坐在角落里,被深蓝色的背景衬托出几分苍白。

金属摆钟发出沧桑麻木的声响,有人的脚步声与钟声混在一起,向着黑暗处而去。李焱面无表情的脸在这声音里渐渐鲜活,他的眼睛亮起来,仰头凝视着向自己走近的男人。

冷光打亮韩云溪的侧脸,浓密的眼睫投下长长的阴影,修饰了他过于锋利的五官,使他的气质温和了许多。

韩云溪一手按上李焱的肩膀,对方便配合得分开了膝盖,让他单膝跪在飘窗上。

“我……”

“李焱。”

韩云溪的声音轻而慢,与钟声一同渐渐消散在这个阴暗狭小的空间里。两个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韩云溪的眼睛黝黑深沉,像是凝视黑暗的夜莺。

李焱喘息的声音从一片寂静中响起,追逐着钟声的脚步,“别这样看我……”

于是韩云溪便低下头吻他,唇瓣的触碰几近小心翼翼,甚至不曾惊飞眼中的鸟儿。

一个冗长的、矜持的吻。

分开的时候,李焱眼角滑下的泪水反射着无机质的光。


“好!”沈夜鼓了两下掌,“这场吻戏,除了接吻的部分都非常好!”

已经迅速分开的两人:“……”

“感情的处理虽然跟我想的不太一样,不过是一个很好的思路,我们可以就这么拍。”沈夜顿了顿,“我现在只有一个疑问,你们对这个戏、对李焱和韩云溪是不是有什么误解?你们接吻的感觉,就像奈何桥上等三十年之后老夫夫再见面,彼此尘满面鬓如霜,虽然面目全非十足陌生,却又能像一潭死水毫无涟漪。”

百里屠苏:“……抱歉。”

夏夷则:“您修辞学得真好。”

“这个戏可能拍不下去了。”沈夜转头看了看谢衣,“投资商什么时候来看进度?不如我们师徒就此跑路吧。”



【苏夏】覆水 3

对,剧本的内容是把灯火改了改。


第三章

 

饭后, 两人面对面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是摊开的剧本。夏夷则思考着剧情,却觉得注意力不受控制地涣散,像春日飘飞的柳絮,一点点黏在百里屠苏的身上。

虽然碰面很少,但其实夏夷则对百里屠苏的面目谈不上陌生。

他看过他的每一部作品。

忙得时候自然无从顾及,但偶尔有了假期,夏夷则会把百里屠苏参演的电影或电视剧一部部地看过去。早些年月,看完就删,下次看的时候再找,理直气壮地掩耳盗铃。后来日子渐长,他不再这般折腾,甚至收集了些DVD放在书架上。

有时候夏夷则会关注百里屠苏的演技,有时候他只是单纯地看着百里屠苏的眉目,看他在一个个故事中历尽离合悲欢,从少年青涩的眉目到成熟男人锋利的棱角,便仿佛与他一同走过了许多岁月。

但夏夷则从没看过与百里屠苏相关的访谈、真人秀之类的节目,那些东西与现实的界限太过模糊,让他望而却步。

而如今他们将要共事数月,甚至莫名其妙地又住在了一个屋檐下。之前夏夷则“只专注工作”的念头在此刻显得无比单薄,只因百里屠苏的存在太过清晰。

二十七岁的百里屠苏依旧眉目昳丽,却可以轻易地与十七岁时的他区别开来。十七岁的百里屠苏眼中有着让整个世界暗淡的光,高山皆在脚下,沧海亦是平湖。而如今他看过来的时候,夏夷则已经猜不到他在想些什么。那双眼睛变得沉而凝,像被沙海与潮汐磨砺过的宝石,在黑暗中熠熠生辉。

此刻他们面对面坐在这里,夏夷则终于真切地发觉,时间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

从他们相识到现在已有十年,他们离婚也有六年了。

 

夏夷则的剧本已经根据主人公感情的递进标了许多便签。这部电影秉持沈夜一贯的风格,情感冲突压抑凝滞却鲜艳饱满。

这部戏不会好拍。他这样想着,突然注意到百里屠苏的剧本上做的标记与他十足相似,更觉得心烦意乱。手中的剧本随意一翻又是一段内心活动丰沛沉闷的吻戏,夏夷则皱起眉头,感觉好像整个世界都在跟他作对。

 

“夏先生?”百里屠苏看他沉思不语,半晌出声道:“你累了的话,先休息吧。”

叫他夏先生的人很多,百里屠苏这样称呼他却是第一次。

这种感觉很奇妙,夏夷则想,即为百里屠苏刻意保持的距离松了一口气,又催生出淡淡的人事全非的感慨。

他想了想,问:“韩云溪为什么自杀?”

百里屠苏一怔,很快答道:“因为他的一生已经结束了。”

这样的回答近乎故弄玄虚,但夏夷则知道百里屠苏并非炫耀口舌之人。他换了个舒服些的坐姿,等对方继续说下去。

“韩云溪是遗腹子,母亲又在他八岁时意外去世,他没有主流的家庭的观念,对感情的理解是单向的。同时,因为母亲的严厉,他表达感情的方式含蓄、压抑。他只能看到自己对李焱疯狂的迷恋,却意识不到李焱并没有接受到这个信号。”

夏夷则点点头,“这一点李焱与他不同。李焱明白他们需要有效的沟通,却有意识地选择了不再回应韩云溪。他目睹了上一代的悲剧,对‘爱情’的观感很是复杂。”

百里屠苏重复道:“复杂?”

“李焱痛恨父亲对母亲的狠辣绝情,也痛恨母亲为爱奋不顾身。他曾发誓绝不像母亲一样,为荷尔蒙所支配。但是……”说到这里,夏夷则轻轻笑了一声,“但大概是血液中传承的浪漫与深情在作祟,他为韩云溪神魂颠倒、辗转反侧。他拒绝这样的自己,便借由婚约选择了逃离。”

“李焱结婚这件事传递给韩云溪的信号是‘李焱不再需要他’。油画家大多疯狂,韩云溪也不例外。”百里屠苏的语速渐渐放慢,“他很清楚,他不可能再创作出比‘告白’更优秀的作品,也不可能再对谁倾注比李焱更多的感情。当‘告白’落下最后一笔,李焱也不再需要他,他的一生就结束了。”

 

 “所以……你又是为了什么?”夏夷则揉了揉额角,希望借此抚平混沌的抽痛,“我们开诚布公吧。你想做什么?”

他本想装作一无所感,把这几个月的拍摄对付过去。但或许是因为在百里屠苏面前容易冲动的痼疾未愈,夏夷则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将心中的疑问摆上了台面。

反正,他们的关系也不会更加复杂且僵硬了,又有什么不敢问的呢?

百里屠苏黑沉沉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不知是无话可说还是负隅顽抗。

“一定要我说清楚?”夏夷则轻轻叹了口气,“屠苏,我们……也这么多年了。”

最初看到这个剧本,夏夷则就觉得李焱的人设与自己有几分相似。但那时韩云溪的设定相对单薄,他便没有多想。后来韩云溪这个角色临时换成了百里屠苏,又被通知要改剧本,夏夷则便有了些隐约的猜测。果然,最终的剧本与人物小传处处暗示着他们二人。

“你想让我承认什么呢?承认我对不起你,我放弃你离开你,都是因为我自己?”夏夷则的声音高了起来,窒息感渐渐上涌,几乎要将他淹没。

“不。”百里屠苏毫不犹豫地否认道:“不是。”他伸出手,却在触碰到夏夷则之前退了回来,“我只提供了模糊的灵感,正式的剧本我比你还晚看到。我接到这部戏也真的是巧合。”

“我只是……”百里屠苏顿了顿,其实这种时候有什么好解释的?

“过去是我错了。”他的眉头微微皱起来,凝视对方的目光仿若深情,“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哨向 美味 带感
梦里想想

【苏夏】覆水 2

第二章

    

如何与前夫扮演热恋情侣?

这个问题真是太超现实主义了。

夏夷则看着跟沈夜、谢衣讨论剧本的百里屠苏,只觉得神智恍惚。

谢衣发现了他不在状态,“夏老师?”

“我在听。”察觉到对方移来的视线,夏夷则道:“总之,就是两个疯子假装正常人谈恋爱,最后装不下去的故事。”

兼任导演与编剧的沈夜十分满意:“你悟到了。”他的手指敲在剧本上,“李焱与韩云溪的感情很复杂,但如果一定要高度概括的话,那就是‘憎恨’。”

    百里屠苏:“……”

副导演谢衣拍了拍他的肩,“老师就是这样,相信你可以很快习惯的。”

沈夜也转向百里屠苏,道:“你的感情戏一直是弱项,好好做准备。”

百里屠苏忍不住翻开了沈夜的那份剧本,怀疑自己之前看到的是假的。

夏夷则忙着神志恍惚,没有提出疑问。

陪同的素商和红玉对视了一眼,觉得这个剧组吃枣药丸。

 

这个剧本的主线很清晰,富二代李焱与油画家韩云溪一见钟情,但因为种种原因互相磋磨最终分手的故事。沈夜的作品以绮丽著称,可以想见需要演员的感情饱满充沛,以填补剧本中稍显平淡的情节。

“关于结局,我有两个设想。一是两人阔别多年后再相见;二是韩云溪在完成告白的画作之后自杀。看情况可以都拍,但我觉得韩云溪自杀的结局更好。”

这大概是艺术工作者都有的悲剧情结吧。

沈夜对百里屠苏道:“所以,我需要你体会韩云溪的想法,为什么他会选择自杀呢?你想清楚之后我们再谈。”

有点跟不上沈夜思路的百里屠苏想,大概是因为憎恨吧。

夏夷则问:“韩云溪死了,那李焱呢?”

“当然是继续好好活下去,结婚生子儿孙满堂。”

夏夷则:“……很好。”

百里屠苏:“……”果然是十分憎恨了。

 

“原来你们关系真不怎么样。”沈夜打量着从见面就没有直接交流过的两个人,“我还以为都是那些小报乱写的。”

夏夷则斟酌道:“我跟百里先生只是不太熟。”

“这部戏需要你们熟悉起来,否则会很难拍。”

一直默默聆听的谢衣放下茶杯,建议道:“我们要封闭拍摄五个月左右,这期间安排你们住一个套间吧。

夏夷则:“呃……其实……”

百里屠苏:“没问题。”

夏夷则:“……行吧。”

 

已是十一月底,临近过年的时候百里屠苏和夏夷则都会有很多其他工作,时间并不宽裕。碰头会的第二天,沈夜便要求两人进组了。

为了保证拍摄内容绝对保密,沈夜包下了一个坐落于号称京郊实为河北的小影视基地。天天往返河北与北京并不现实,所以剧组全员都住在影视基地旁边的酒店里。

酒店只有顶层两个套间,一间安排给了百里屠苏与夏夷则,另一间住的是沈夜和谢衣。

夏夷则将心比心以己度人,感觉哪里怪怪的。

套间里有两间卧室,客厅、浴室和阳台需要共用。夏夷则到的时候,百里屠苏已经住进了次卧,把向阳的那间空了出来。

夏夷则也没客气,把行李搬进了主卧。

这就是他跟百里屠苏的尴尬之处了,客套会显得十分虚伪,毕竟曾经分享过太多的感情与时光。但是一别经年,分手的时候又不是很好看,想要毫无芥蒂地做出一副好朋友、好兄弟的样子,着实考验演技。

 

夏夷则收拾完东西已是傍晚。他走出卧室,看到一个人敷着面膜倒在沙发上。

刚刚还在犹豫如何跟百里屠苏搭话的夏夷则:“……”

百里屠苏坐起来,十分自然地递给他一片,“敷吗?”

夏夷则低头一看,前男友面膜。

 

白露一手拎着晚饭一手用门卡开了门,看到两个人敷着面膜摊在沙发上。

“……夏哥?”

“咳……”夏夷则看了一眼万脸懵逼的白露,转头对百里屠苏道:“我都要了双份,一起吃吧。”

百里屠苏点点头,去洗面膜了。

夏夷则听到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转头要没收白露的门卡。

白露秉持着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拒绝道:“这样不太方便,素商姐姐知道了会嫌我工作不到位。”

“我不在的时候会给你卡。我在的时候,你敲门进吧。”夏夷则想了想,解释道:“要是我俩打起来,你随时可能进来不合适。”

白露被吓了一跳,“夏哥别冲动啊,会分分钟上热搜的。”

“那素商大概会直接……把我吊死在门口。”夏夷则摆摆手,道:“放心吧。”

白露:……放什么心?打架不会被发现吗?

 

因为剧本中有床戏,两个人都得维持体型,白露带来的东西尽是些清水煮肉凉拌白菜。

当了多年演员,这些东西也是吃惯了的。但此时与百里屠苏对坐着,夏夷则便忍不住回忆起对方的好手艺,只觉这顿饭吃得无比艰难。

表演专业的学生,没有不能挨饿的,口味更是清淡。重油重盐重辣一是不利于维持体重,二来对嗓子也不好,会影响台词发声的效果。而夏夷则是西安人,口重惯了,又生得一张怎么吃都不胖的脸,只觉老师规定的菜单着实扼杀人性。

外卖油盐太重,食堂有随时碰到老师的风险,夏夷则本人厨艺苦手,只会做凉拌菜,很是过了一段吃糠咽菜的日子。后来两人出去租了房子,一日三餐由百里屠苏包办,日子才好过了起来。

思及过去,夏夷则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柔软的微笑。


【苏夏】覆水 1

第一章

夏夷则从甘肃杀青,尚来不及四处逛逛,体验一番戈壁滩的风土人情,就被经纪人一个电话惊碎了休假的美好愿望。素商坚持要跟夏夷则面谈,又吩咐助理白露定了半夜的机票,一副十万火急的样子。

白露被这情势唬了一跳,“难道是出事了?夏哥爆绯闻了?”

夏夷则原本的助理休婚假去了。公司一时抽不出来人,又因为剧组事少,这才把刚毕业不久的新人派来。

夏夷则觉得她这手足无措的样子有点好笑,“我有对象?你介绍的?”他音色华丽,尾音稍稍上扬便透着笑意。小姑娘一时红着脸呐呐地说不出话,眼睛一弯露出了一个讨饶的笑来。夏夷则见状,又道:“没事,兴许是好消息呢。”

飞机降落在凌晨三点四十分的北京,正处于人体深度睡眠的时间段。机场却并不如想象中空旷,接机的粉丝们熙熙攘攘,举着应援牌的姑娘们在这时候依然神采奕奕,仿佛还能再战三百年。

公司派来的司机被堵在了机场周边,有点晕机的夏夷则默默退回了vip休息室。白露临危受命,出去打探了一番,带回来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外面的不是夏夷则的粉丝;坏消息是,他们等的是百里屠苏。

看着夏夷则越发苍白的脸,一直心神不宁的白露更慌了,“夏哥……”

“素商到底嘱咐了你什么?”夏夷则看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我跟他撞见就会湮灭么?”

“那倒没有……”

“没事,有也不怪你。”夏夷则摆摆手,靠在了座椅上,“素商大惊小怪罢了,你别信她的。”他的声音低下去,“何况,谁能想到有人大半夜搞接机呢?”

 

“是飞机因为大雪晚点了。”

一个声音在夏夷则身后响起来,平静的语气熟悉非常。夏夷则几不可见地一颤,身体已经下意识地转了过去。

百里屠苏戴着一顶帽子,却挡不住他昳丽的眉目。男人深深看了夏夷则一眼,便带着一行人走了出去。

粉丝的尖叫声响起来,鲜活而生动,透着饱满的生命力,仿佛夏日炽烈的光。

夏夷则只觉得晕机的症状更加重了,胸口好像堵着什么东西,潮湿泥泞,进退维谷。

白露递过来一杯热咖啡,他摇摇头拒绝了。门外的声音喧闹而低迷,快乐仿佛凝成实体漂浮在空气里。夏夷则安静地听着,直到四下里恢复一片寂静。

 

清晨六点,太华娱乐已经有办公室亮起了灯。夏夷则一进来,素商便道:“沈导那部戏换人了。”

“合同都签过了,换人?”

“不是你,是另一个男主。”

那部戏是所谓的“双男主”,原定是夏夷则和一个天墉新签的演员。虽然新人演员难免生涩,又第一部戏就跟夏夷则合作,总有些蹭影帝热度的意思,但因为天墉一贯的好名声,太华这边也欣然同意了。

“天墉那个新人从楼梯上滚下去摔断了腿,这部戏接不了了。”

“换了谁?”

素商仿佛没听到夏夷则的问题,继续兜着圈子。“这事本来也不能怪天墉,毕竟天灾人祸嘛。沈导也说不必在意,只是电影筹备得差不多了,眼看着就要开机,不能全组等他一个。”

“所以?”夏夷则心下一沉,下意识换了个坐姿,配合着问。

“所以,天墉把他们的影帝送来顶缸了。”

“呃……紫胤前辈?”

素商翻了个白眼,“做什么梦呢?”

“陵越?”

“人档期排不开。”素商看夏夷则分明猜到是谁了,还在绝望中寻找希望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

“芙蕖?”

“同性片子,找芙蕖来干什么?演你女儿还是演你妈?”

夏夷则痛苦得闭上了眼睛。

“别不知足,要不是百里屠苏签的那部戏正好延期了,还请不来呢。”素商道:“这个片子摆明了冲奖的,影帝来搭戏不比个新人强?”

夏夷则靠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合同在哪?如果我毁约,要赔多少钱?”

“……我就知道。”素商意图与夏夷则进行一下眼神交流,但是他一直靠在沙发上,拒绝了友方的邀请。素商只好站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坐着的夏夷则,“这就不是钱的事。无故毁约,坏的是自己的声誉,还得罪沈导和天墉。”

“你急着催我回来,就是为了当说客?”

“公司不支持你违约。”素商顿了顿,又补充道:“清和前辈也是这个态度。”

夏夷则没接话,只默默坐直了身体。

“沈导找人救急的时候,清和前辈也帮忙联系了。最后定了百里屠苏,他总不会不知道吧?”

“他不合适……不,是他跟我不合适。”

“你这是对你们影帝的职业素养不自信啊,再说合不合适导演说了算。”素商看了一眼手机,“沈导说换人之后剧本会改,你的戏份要减一些,不过一番不会变的。”

“姐姐,我什么时候在意过番位了?”

“给你想点好事嘛,”感觉到夏夷则态度的软化,素商笑眯眯道:“影帝给你作配,美滋滋好伐?”

夏夷则哼了一声。

“你跟百里屠苏到底有什么过节?为了公关准备,你最好现在就告诉我。”

“你怎么就觉得我们有过节?”

素商扬扬眉,道:“没过节的话,你一直拒绝跟他合作是为什么?没合作就算了,偶然遇见,你们连个招呼都不打,搞得很多人以为太华、天墉不和呢。”

见夏夷则不说话,素商又道:“你们俩差不多年纪出道,差不多年纪拿了影帝,偏偏一点交集都没有,觉得你们关系不好的人太多了。你们粉丝都掐过好几轮了,你不知道?”

夏夷则摇了摇头。

“这次你的粉丝要扬眉吐气了。”素商道:“就是你估计要多一波黑粉,压番之仇不共戴天。”

“……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素商控制了一下自己八卦的表情,“你们有什么仇怨赶紧说吧,这现在可是公事了。”

夏夷则已经差不多稳住了心态,“那倒真没有。”

素商暗暗松了口气,而后便看到夏夷则眼中透着一丝让她觉得毛骨悚然的缱绻意味,“学生时代的荒唐事罢了。”

素商脑中警铃大作,“你……你们……他是你前男友?!”

夏夷则摇了摇头。

“你不会告诉我,是他追你然后求而不得吧?”

夏夷则闻言,忍不住笑了笑,唇角的弧线一如柔软的花,“他是我前夫。”

素商:“……”

夏夷则对她露出了一个不失礼貌的微笑。

素商:“……”

“我们结过婚,并且已经协议离婚了,你想看纸质资料么?”

素商面无表情得看着他,“我拒绝。”

“金牌经纪人姐姐?”

素商指了指门,“出去。”

夏夷则慢条斯理得给自己戴上围巾,拿起了大衣,“这戏还是得演?”

“合同都签了你说不演就不演?你有本事结婚你有本事演戏啊!你有本事离婚你有本事演戏啊!你快滚滚滚!”

夏夷则就面容沉静得滚了。


脑了一个皮肤饥渴症的梗
夷则控制不住病情总去摸苏苏
苏苏:……你是不是在撩我?
夷则: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啊

突然开了一个夷则O被误以为A苏苏A(靠脸)被误以为O的脑洞……想了想这个关系hin复杂
一个别人都以为他们是直的,他们以为自己是弯的……的故事……
对,ABO世界AO恋算直男吧

24
总之,美人鱼在猫妖家里住了下来
猫妖从此过上了白天吃鱼晚上吃人鱼的xing福生活

25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26
某天,百里屠苏从梦中醒来
发觉自己变不回人形了
黑猫惊恐.jpg

27
美好的一天从男朋友的早安吻开始
人鱼朦朦胧胧间觉得今天的开始不太对
终于把夏夷则舔醒的小黑猫觉得心好累

28
夏夷则终于醒了过来
百里屠苏不见踪影
枕头上坐着一只巴掌大的小黑猫
被《逸尘子》荼毒多年的夏夷则瞬间脑补了三十万字

29
“你……是屠苏的崽?!”

30
人形一米八,原型三寸八
百里屠苏:发生这种事我也不想的

31
对于男朋友变不回人形这个事实
夏夷则表示接受良好
并迅速购买了猫爬架猫抓板猫项圈猫玩具猫薄荷猫粮猫砂自动喂水器化毛膏营养膏……

32
夏夷则拿出了蝴蝶结项圈
夏夷则拿出了织花毛线帽
夏夷则拿出了蕾丝小裙子
三天,人鱼拍了10G猫片

33
猫妖:……原来你跟我在一起是为了撸我???

在B站看到一个大紫花游戏剧情剪辑……唉,惨啊()
小徒弟死,小徒弟死,小徒弟死完大徒弟死……以后估计都不想收徒弟了吧,非常有阴影了。

看到紫榕林给剑谱那里,忍不住笑出声。教科书一般的……()
笑完又觉得好虐,给不给又怎么样呢,反正少侠就要死了。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肯人间见白头(喂)。
苏苏死的时候,闪过了师尊的背影。
天墉今又落雪,屠苏……

“三百年前若非有你到来,门派剑术亦不会兴盛而起,天墉城始终承你此情。”
我紫是真的美貌,也是真的苏啊。

磕头那里是永恒的泪点呜呜呜,少侠还回头看了一眼呜呜呜。

吸煞的桥段嘛……时至今日我仍想问,遭魇魅缠身,为什么是焚寂煞气侵体……

脑了一段星际au就是茫茫那篇的苏夏肉,写了两笔忍不住拉灯了_(:з)∠)_
我已经是一只废猫了.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