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十九的小竹林

苏紫/all紫/苏all
夷则prprpr
古剑一二仙四通吃
【游戏向】【游戏向】【游戏向】

想写虐梗

生离
死别
秋末的冷雨
盛夏的烈阳
不得不放弃的爱情
不得不面对的人生
相顾不识,擦肩而过
百转千回,辗转反侧

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苏夏】寻风 11

第十一章

一行人在碧山以南的村庄盘桓了两日,方家来接小少爷的人便到了。众人便在此处告别,方兰生回老家成亲,剩下五人则往山南西道夔州方向去。

巴山楚水凄凉地,兼之夏夷则刻意避开了几处重镇,有时一天下来连村庄都不见,几人只能露宿郊野。

又一个在野外宿营的夜晚,闻人羽看着正在为大家烤肉的乐无异,忍不住感慨道:“当初我看你衣着不凡,还当你必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富贵公子,没想到……”她接过对方递来的烤肉,用行动传达了未尽的意思。

乐无异一脸“你终于说出来了”的表情,“我可是个偃师,怎么能不会做菜?我爹说我的手艺比宫里御厨都要好上三分呢。”

夏夷则终于想起了“无异”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

“我没提过么?”乐无异把下一块烤好的肉递给襄玲,“我爹是定国公,就是以前去西域平寇的乐将军”

闻人羽的眼睛比她嘴上的油光还亮,“定……定国公前辈?定国公前辈用兵如神,胜绩无数!我……我一直对他十分敬仰……”

夏夷则亦道:“在下也对定国公慕名已久。不知他如今一切可好,可还常在官场走动?”

乐无异摆摆手,给烤肉翻了个面,“老爹早就不跟当官的往来了,嫌他们麻烦事太多,一心一意做生意多好呀。”

闻人羽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余光在夏夷则身上逡巡不止。

夏夷则若无所觉,只道:“定国公秉性高洁,令人钦佩。”

喂完了鸟的百里屠苏终于不再游离于谈话之外,“指挥十七年前捐毒之战的乐将军?

乐无异:“……你们怎么一个个都对老爹这么感兴趣?”

百里屠苏道:“在下奉家师之命寻找一柄凶剑的下落,其最后一次现世便是十七年前捐毒之战。不知乐公子可曾听过‘晗光’之名?”

乐无异手一抖,把一块快要烤好的肉扔进了火里。

襄玲:“?!”小狐狸几乎要哭出来,睁大了眼睛瞪着乐无异。

——其实她才是最游离于谈话之外的人吧。

百里屠苏看他这个反应,心里已在感慨天下竟有如此巧合之事,“初见之时,在下便觉乐公子身上似有一丝凛然剑意。”

乐无异磨磨蹭蹭地从腰后拿出了一把剑,“这把剑是叫晗光没错,它是我不小心带出来的,要让爹知道了非念死我不可……”

百里屠苏视线在剑上一扫,“锐利不凡,隐含凶煞。”他抬起头对乐无异道:“晗光历代剑主皆是横死,令尊自然有所忌讳。家师于铸剑养剑一途多有钻研,或有办法净化其间阴煞之气。”

夏夷则见乐无异愣愣地不答,道:“道家讲究顺遂机缘。晗光销声匿迹多年,屠苏找寻不过数月,便路遇乐公子,想也是天意成全。”

“你们一口一个‘乐公子’,叫得我牙酸。”乐无异嘟囔了一句,又道:“我也说不清楚……”他摇了摇手中的剑,叫道:“禺期禺期!你在不在!”

百里屠苏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小子无礼!”一个身影慢慢从剑中浮现了出来,其衣着古朴,身形却是少年模样,“吵吵嚷嚷什么!”

襄玲吓了一跳,“这剑也是妖怪?”

“剑灵?”夏夷则道:“素闻古之名剑栖有剑灵,待剑主忠心无二……”

“你那是什么眼神?”乐无异被他看得毛骨悚然,“这剑是我老爹的。”

飘在空中的剑灵抱起肩,道:“吾乃晗光剑灵禺期,方才谁说有什么净化之法?”他的目光越过夏夷则,落到百里屠苏身上,“小子,你可知晗光凶煞之气何来?净化……哼!”

百里屠苏对他这轻蔑态度置若罔闻,只道:“师尊有句话要在下带与剑灵前辈,‘多年求索,终得补全剑心之法,昔年之约当不负矣。’”

用下巴指着诸人的剑灵突然正了神色,“……你师父是谁?”

“家师道号紫胤,居昆仑山天墉城执剑长老之位。”

闻人羽眨眨眼睛,“紫胤仙人?我在百草谷曾听闻很多他的事。屠苏原来是紫胤真人的弟子,怪不得……”

襄玲拍手道:“屠苏哥哥的师父是仙人?仙人是不是都长着长长白白的眉毛、长长白白的胡子?风一吹就飘飘飘?”

百里屠苏:“……”

“紫……胤?”禺期皱起眉头,仿佛想起什么,“你师父俗家姓氏可是慕容?”

百里屠苏的神情有几分微妙,“……正是。”

禺期点点头,道:“三、四百年而已……那小子确实不错,强过天界那些俗人百倍!”他看百里屠苏的神色也宽和了些,“吾知道了,有空自会去见他一见。”

“什么?禺期跟屠苏的师父早就认识?”乐无异抓抓头发,“三、四百年还而已……神仙到底可以活多久啊?”

禺期斜他一眼,只嘱咐道:“黄口小儿,为你性命着想,少用晗光!”便又渐渐透明消失了。

闻人羽经不住乐无异求知的眼神,“神仙自是比凡人长寿得多,听闻紫胤真人居于天墉城执剑长老之位已逾三百年,掌门都换了好几任了。”

所以……百里屠苏在天墉城到底是个什么辈分?

大家的视线默契地落到了百里屠苏身上。

百里屠苏不动如山。

 

闻人羽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你们之前说要前往西域,便是为了寻访晗光下落?那诸位现下……”

百里屠苏道:“我也未想到会这般顺利。”他的视线落到乐无异身上,“多谢乐兄。”

接着烤肉的乐无异:“……不客气。”

夏夷则察觉到闻人羽气息散乱,却越发气定神闲,“闻人姑娘又是何故前往西域?”

“西域马贼横行,最大的两个帮派,一为狼缇、一为鹰骑。前日两者间似有摩擦,将军派我查明情况。”

夏夷则点点头,似笑非笑道:“闻人姑娘可宽心,襄玲欲往天墉城寻人,便是此时屠苏任务已了,我等亦可同行。”

闻人羽笑了笑,突然觉得有点心慌。

乐无异全没觉出夏夷则话中有话,“我也不想这就跟你们分开呀。天墉城听名字就很厉害,等我陪闻人去了大漠,可以去看看吗?”

“望乐兄早日携晗光前来,道拜会执剑长老便是。”

乐无异拨了拨火,道:“这可就难了,谁知道禺期什么时候想去。”

“乐兄当珍重性命。”

 

几人吃过烤肉与野果,便打算休息。百里屠苏跟夏夷则靠在一起,闻人羽搂着襄玲,徒留乐无异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闻人羽:“……你到这边来做什么,难道是觊觎襄玲妹妹?”

乐无异义正言辞,“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闻人羽釜底抽薪,“屠苏跟夷则也很好看。”

乐无异一脸哽咽,半晌压低了声音道:“闻人,你有没有觉得……他俩……他俩之间的气氛很奇怪?”

不,我不想知道。

闻人羽继续麻痹自己,“错觉。”

乐无异:“……那你为什么是这个表情?”

 

两人正在拉锯,却突然起了风。

乌云笼罩了这一片山脉,不多时,雨点便哔哔啪啪地落了下来。整座山的灵气一下子混乱了起来,让众人觉出了危险。

闪电青白的光照亮夏夷则被雨水沾湿的侧脸,乌黑的发黏在白净的皮肤上,分外惊心。

“这雨不对。”百里屠苏站在夏夷则身边,神色戒备。

“看傍晚的天色,不该下雨的啊。”闻人羽行军经验丰富,这时候简直摸不着头脑,“总之先寻找避雨之处。”

“不会是有妖怪在渡劫吧?”襄玲不喜欢雨水,这触感总让她觉得全身的毛都黏在了一起。

“并非如此。”百里屠苏召来阿翔,让它在天空寻找可落脚之处,“雷声太短,倒像是用法宝召来的雨水。”

阿翔在天空盘旋几圈,突然向着一个方向飞去,众人自是跟上。转过一处山石,只见不远处立着一座衰败的庙宇。雨势太急,让人看不清前路,夏夷则努力张开眼睛,也只能看到一片模糊的绿。

闻人对山势最为熟悉,很快意识到了危险,“这雨太大,怕是会引起山洪,快向高处避一避!”

“也罢,龙潭虎穴,一闯便是。”夏夷则转头去看百里屠苏,却见那人已经先他一步踏入了山庙。

这一脚落地,霎时间天地翻覆。青石的地面瞬间融化殆尽,夏夷则在沉入水底之前看到了被雨水击碎的湖面。

 

PS:少侠为什么神色微妙呢……改天写个重紫番外大家就造了……


【苏夏】寻风 10

九重写了→第九章

之前的章节都小修过,不一一放链接了。

——————————————————

第十章

 

女鬼沉浸在功亏一篑的愤怒之中,“若不是他身上带着佛珠,我早就亲手撕了他!”她盯着方兰生腰间的玉佩,恨恨叫道:“还有那该死的青玉司南佩!我本可用鬼魅阴气惑他自尽,几乎成功了……却三番两次被捣乱!”

书生刚回过神来,尚有些气喘嘘嘘,“叶……叶姑娘?”

“叶姑娘?哈!”女鬼脸上露出了森然之色,“你果然都记得!”

“不……我只是,刚刚在幻境中看到了一个人……”方兰生额上渗着细密的汗珠,“他……”

“他就是你!”女鬼怒道:“你杀了爹娘!杀光了整个庄子的人!”

面对这样言之凿凿的指控,方兰生愣了愣,才道:“可是……我明明是方兰生啊。”

“还在骗我!一夜夫妻百夜恩,你连一句真话都不愿意说吗?!若不是晋磊,为何中了鬼魅术后,却看见晋磊生平?”女鬼目眦尽裂,已是怒不可遏,“还有你腰上的玉佩!青玉司南佩,一魂一魄永相随!虽然我没有见过她,但我知道那就是贺文君!”

“兰生!”闻人羽厉声喝道,“此鬼心智癫狂,莫与她争于口舌!”

方兰生仍有些迷茫,却也不再与厉鬼争辩,只冲着天罡点了点头。

夏夷则握着剑的手一点没有放松,口气却不甚严厉,“姑娘,凡人轮回之后,前尘尽忘。无论方公子前世是否与你有所瓜葛,那都与方公子并无关系。”

“无关?”那女鬼又森森笑起来,“我叶家满门的性命,是这一句‘无关’便可抵过的吗?!”她脸上的癫狂之色愈加分明,“叶家老小!报仇血恨的时候到了!”话音未落,四周便凭空出现了许多怨魂,将几人团团围在中间。

“杀了他!”女鬼的咆哮在这凋落的宅邸间回荡,竟有种孤注一掷的意味。

然这山庄中鬼气虽盛,却因厉鬼的癫狂全无章法,如何能与几人匹敌?不多时,那女鬼便被百里屠苏饱含灵力的剑光刺中。鬼气消散之下,她已近强弩之末,却仍挥着爪子叫喊:“晋磊……我一定、一定……要你死!”

“死了之后的仇恨,全无用处。”夏夷则轻轻哼了一声,“她已入了魔障,去吧!”说着,便欲将这厉鬼彻底打散。

却是方兰生阻止道:“等等!”

夏夷则偏过头,方兰生几乎被他眼中的寒意所摄,半晌还是坚持道:“她身上的鬼气已经散了大半……我……我想试试能不能送她去投胎。”

夏夷则似是想说什么,却被百里屠苏拉住了握剑的手。嫉恶如仇的少年侠客看了一眼百里屠苏,便收起剑退到了一边。

女鬼尤不甘心,却只能无力地挥舞着利爪。方兰生面露不忍,这便念起佛经来。

 

“这位方公子……真是善心。”夏夷则的声音很低,几近晦暗,“以德报怨,非常人所能及。”

百里屠苏与他站的极近,兼之习武之人耳聪目明,却是听到了,“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并无不妥。”

夏夷则偏过头看他,若有所思。

百里屠苏又道:“你似是在生气。”

“我只是……有些感触。”夏夷则见众人都注意着那边超度厉鬼的情况,便与百里屠苏说起来,“人死万事皆空,即便有再深沉的怨恨,也是无用。我不知这厉鬼憎恨的对象是何下场,但那人到底好好投胎转世了。而她……即便能去地府,怕也过不了忘川。”

这番话看似平淡,百里屠苏却觉得意味有几分微妙。

“有件事……我有些不好的预感,却不知该如何验证。”夏夷则没有察觉他的沉默,又道。

“何事?”

夏夷则摇摇头,只道:“待时机成熟,我自告知于你。”

 

二人再去看那边,只见厉鬼已然褪去了狰狞的面貌,倒是个英气少妇的模样。

“呼……”方兰生气喘嘘嘘,道:“我也是第一次试,阿弥陀佛,竟然成功了。”

女鬼犹有几分恍惚,“……晋磊?”她定定神,仿佛认出了面前的人并非昔日情郎,“上辈子满手血腥,这辈子修了佛法……难道,难道就能抵过前世的罪孽了么……”

不等旁人出言,她摇摇头,又狠狠道:“我……我不会领你的情!”

方兰生垂下眼睛,道:“姑娘,我无意施恩化怨,只是……我当真并非你找的那个人。快去投胎吧……晋磊的二魂七魄想必早就消散在了天地之间,再也找不回来了。”

“再也……回不来了?”女鬼恍惚地重复了一句,又抬起脸来,眼中几乎带着乞求之色,“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不许骗我!”

方兰生纵有不解,仍道:“姑娘请讲。”

“晋磊……”这名字从女鬼的喉间滑过,纵时光难觅,仍见深情,“你……真的把我忘记了?”见方兰生怔怔地看着她并不做声,她的语气不由急切起来,“哪怕只是一点点……我们当年的过往……”

方兰生似是明白了什么,但也只能摇摇头,道:“我……我不是……”

“别说了!”女鬼或许早已明白,只是始终不愿面对,“你……你只是一个陌生人……”她说着,仿佛叹息,“晋磊……让我深深眷恋、爱逾性命的晋磊……令我痛苦发狂、恨之入骨的晋磊……你都不是、你都不是……”说着,那女鬼的身影渐渐消散,再看不见了。

“她……投胎去了?”方兰生摸着佛珠,怔怔问道。

“想必是的。”闻人羽点点头,收起了长枪。

 

夏夷则轻轻眯起眼睛,若有所思。“你看,无论是前世抑或今生,她看到的都只是她想看到的。”

百里屠苏转过头,眼带探寻之色。

夏夷则便道:“天长日久的相处最见人心。哪怕再会逢场作戏,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不露一丝破绽。那女鬼前世当真全无所觉么?恐怕只是不愿看清罢了。”

——一如夏红珊。

多年夫妻,更与那人育有一子。难道夏红珊真不清楚枕边人是什么模样?恐怕只是心里放不下当年南海之缘,故作不见罢了。

闭目塞听,只会害了自己。

叶姑娘辗转在爱恨两端,到底也曾恨极怒极,不曾委屈了意气。而母妃除了忍气吞声,又能如何呢?

夏夷则心念急转,不过一瞬之间。百里屠苏却已有所感,默默握住了对方的手。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襄玲打破了安静沉淀的气氛,小狐狸初涉人世,有些理不清恩怨。

方兰生的神色木木地,却仍几句话将事情说了个清楚,“她……是这山庄的小姐叶沉香。百年前,自闲山庄庄主叶问闲为一本武功秘籍杀了晋磊师门十八口,只有晋磊跟他师妹侥幸错过。后来晋磊为了报仇,与叶沉香成亲,带人杀尽了叶家满门。”

乐无异抓抓头发,问:“这……难道没有王法?”

闻人羽略一沉吟,道:“百年前正值妖兽横出,天下大乱,官府只怕力有不逮。”

夏夷则却道:“自古以来,侠以武犯禁。江湖恩怨,地方官员只会报‘流民作乱’,搪塞上官罢了。”

 

厉鬼消散之后,这山庄中的阴气仍厚重无比,让人觉察不出时辰。待大家都休整了一番,方兰生仍愣愣坐在亭子的栏杆上,一动不动。

闻人羽看方兰生脸色铁青,不由劝道:“前世今生本无碍,既然入了轮回,自当抛却前尘。”

“不,你不明白!”方兰生毫不犹豫地喊道,闻人羽一愣,气氛便有些凝滞。小书生很快反应过来,低声道:“抱歉,我有点激动了。”

闻人羽摇了摇头,又道:“兰生,接下来你要去往何处?不知这山庄中是否还有鬼魅想害你性命,若是顺路,大家还当同行才是。”

方兰生犹豫了一下,道:“我……我要回琴川去。”

乐无异想了想,道:“方才听屠苏说你婚期将近?”

方兰生低下了头去,道:“刚才在幻境里,我看到了晋磊的师妹贺文君,她……她跟孙家小姐长得一模一样。不,应该说,孙小姐长得跟她一模一样……”

“有道士曾说孙小姐体弱是因为天生少了一魂一魄。”方兰生说着,手轻轻地拂过腰间的青玉司南佩,“叶姑娘方才说……这玉佩里有一魂一魄。贺文君的转世就在我家门口……绣球又偏偏砸到我身上……”

“这大概就是命吧。”最终他一锤定音,“我应该回去的。”

 

这样前世今生的话题太过沉重,半晌还是方兰生道:“你们……要不要跟我回去喝喜酒?我家很大,住得下的。”

闻人羽摇摇头,“军令难为,我得接着上路。”

夏夷则亦道:“我等有事需前往西域,只怕要辜负方公子美意。”

闻人羽闻此,不由问道:“西域?我与无异亦要前往大漠。”她的目光在夏夷则身上一转,若有所思,而后抱拳道:“夏公子可愿与我二人同行?”

夏夷则轻轻眯起眼睛,似有话想问,却到底按捺了下去,只点头道:“可。”


【苏夏】仲秋 下

————————————————

太液池畔月华如练


待两人互相擦过了头发,夏夷则便挣扎着往床上倒去。

“不赏月了?”

“外面冷。”皇帝的风月情调早被磨得七七八八,“晚上陪太后赏了月,真是尽够了。”

百里屠苏知道他对太后的腻味,但也劝解不了什么。

如今夏夷则到底身登九五,而赵王被圈,哪怕几十年之后放出来,也差不多成了废人。旁人似乎便觉得一切恩怨合该到此为止。而夏夷则的九死一生,夏淑妃的含恨而死,仿佛都可以被这天下至高的尊位抹平。若是夏夷则还不依不饶,倒是他气量狭小,没有明君风范了。

可如何才能不恨呢?

百里屠苏也不知道,只好默默抱住了薄毯下夏夷则的身体。

 

金星尚未升起,夏夷则便被噩梦惊醒了。

梦里灵虚的面目依然模糊,“为至亲至信之人所杀,死无葬身之地”的诅咒却清晰无比。

至亲至信……之人……

夏夷则看着百里屠苏近在咫尺的面目,忍不住便伸出手去抚摸对方锋利的眉角。

百里屠苏很快也醒了过来,“夷则?”

夏夷则枕到他肩上,这个姿势让他们看不清对方的脸,“没事。”

百里屠苏却觉出了不对,他摸到夏夷则冰凉的手,心里有一丝了然,“你又做那个梦了。”

“也许这就是他的目的。”夏夷则轻轻吐了口气,“让我始终……”他顿了顿,突然笑起来,“人心是多么脆弱的东西,始终满怀渴望,又始终满怀猜忌,自然什么也不会得到的。只能在‘求而不得’的痛苦里不断挣扎。”

“夷……”

“但我不会。”夏夷则毫不犹豫地打断了百里屠苏的话,他的声音仍带着模糊的沙哑,“你是我最爱的人……是这世上我最亲近、最信任的人。如果得到你的代价是有一天死于你手,那也没什么。”

“如果最后看到的人是你,我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了。”

这话看似豁达,其间隐含的认命的意味却让百里屠苏陡然心惊。

“不会有那一天的。”但百里屠苏除了这句他说过无数遍的话,也不知还能安慰夏夷则什么。最终他低头亲了亲对方的发顶,“再睡一会儿吧。”

夏夷则便闭上了眼睛。

 

—完—

【苏夏】【求助】我家猫特别黏人,该怎么办?

【求助】我家猫特别黏人,该怎么办?

 

0L lz

如题,各位朋友有什么应对经验吗?

 

1L 闻风而动的资深云养猫会员

没猫片???

 

2L 

兴冲冲进来撸猫,结果……

放个我家的橘猫吧,16斤了。

[8Kg橘猫].jpg

 

3L

Lz,交出猫片再讨论细节!

二哥的橘猫就是个球啊哈哈哈哈可爱!

 

4L 2哥

是,给这小混蛋绝育已经得加钱了。

[小S冷漠].jpg

 

5L lz

[黑猫].jpg

他一直蹭在我身边,倒是挺容易拍照的。

 

6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看到了什么!

 

7L

天哪好帅

 

8L

油光水滑的黑毛+金灿灿的眼睛+尖脸

Lz这是东方短毛猫么?

 

9L lz家还缺保洁小妹吗

这简直是张霸道总裁脸好不好

Lz好像是来求助它太粘人的???

[黑人问号].jpg

 

10L

不能想象这猫黏人的时候是什么样

 

11L lz

我也觉得他的行为跟脸不符。

只要我在家,他就一定腻在我身边,最差我也得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洗澡或者睡觉的时候如果锁门(关门没用,他会开),他就在门外叫得撕心裂肺。

猫难道不怕水吗?我洗澡的时候他就坐在浴缸边上看我,被水淋到也不会走开。

睡觉的时候他一定得上床贴着我,这个我怎么教都没用(明明用马桶学的很快),把他抱出去他就一直扒门,好像我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

 

12L 萌cry

顶着一张霸道总裁的脸这么黏人,犯规啊!!!

 

13L lz

我在家站着他就蹭我的腿,坐着他就跳到我腿上,有事没事就舔我的手。

——同时,他还板着一张霸道总裁脸。

 

14L

我咋觉得lz也挺高兴的

 

15L

它是不是把lz当妈啊?

 

16L

猫有这么亲妈妈?看大小这猫挺大的了。

 

17L

Lz是不是把它从小养大的?那也不奇怪,可能就是特别亲人吧。

 

18L

求更多猫片

我家主子完全不理我,特高冷T_T

 

19L

反差萌!lz求更多猫片(*  ̄3)(ε ̄ *)

 

20L lz

是我捡的。

上上个月,有天我回家他就坐在我家门口。因为我们那进出很严,我当时以为他是邻居家的猫。没想到我一开门他就跟我进去了,后来我寻找主人也无果。当时冰天雪地的舍不得把他赶出去,就自己养了。

当时他就是成年猫大小了,这两个月好像又长大了点。

 

21L 哪里不对

……等等?怎么感觉像是霸道总裁送猫上门?

 

21L

我脑补三千字了。

 

22L

难道这猫对lz一见钟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3L

最难消受美人恩,何况这美人还是霸道总裁。

 

24L

You bad bad hhhhhhhhh

 

25L

再拍几张照片嘛lz

 

26L

怎么全是捣乱的,别把lz吓跑了。

Lz我教你一招,你给猫喂饭之后调头就跑,它就会不理你专心吃饭了。

 

27L

美食攻略2333333333

 

28L lz

这个我已经试过了,没有用。如果我不看着他,他就不吃饭。

不过上班之前倒的猫粮回来的时候就会没了。

 

29L

这大概是真爱了……

 

30L lz

[黑猫俯视图].jpg

[黑色的肉垫].jpg

[黑猫侧脸].jpg

 

31L

照片真帅啊

实际上竟然是个粘人精

 

32L

收图收图

 

33L

Lz可以传授一下让主子这么粘自己的诀窍吗

[泣不成声].jpg

 

34L

这么粘人的猫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35L

Lz多买点猫玩具?它可能是有些无聊

 

36L lz

玩具基本都是我陪他他才玩。

 

37L

猫主子:看在你这么想玩玩具的份上,朕勉为其难陪你一下。

 

38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ls

 

39L

我竟觉得有些羡慕呜呜呜呜

Lz不在家的时候猫猫在干什么呢?

 

40L

Lz在家装个摄像头?说不定能发现猫喜欢玩啥

 

41L

好主意!

 

42L

我也想要霸道总裁猫送猫上门_(:з)∠)_

 

43L

这猫那么粘lz,白天估计很寂寞吧

 

44L

也说不定玩得很疯呢

说不定lz会发现小猫咪还有两副面孔

 

45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它不一直是这张高冷脸么!

哪怕撒娇,哪怕黏人,哪怕用小拳拳锤lz胸口

 

46L

哈哈哈哈哈哈什么鬼

 

47L

猫咪的小拳拳不就是踩奶嘛

天哪脑补它高冷脸踩奶,我不太好了哈哈哈哈哈

 

48L

楼里突然洋溢起了欢乐的氛围

 

……

 

211L

Lz怎么消失了那么久

 

212L

猫片不足呜呜呜

 

213L

打卡打卡

 

214L lz

我在他的项圈上安了一个小摄像头

 

215L

有什么发现?

 

216L

Lz也学会吊人胃口了,bad bad

人家的小拳拳要按捺不住了

 

217L

Ls走开啦23333

 

218L

我去上班之后他先吃了东西,然后就一直蜷在我的洗衣篮子里睡觉

 

219L

 

220L

( ⊙o⊙ )哇

 

221L

Lz,它估计是真的爱你

 

222L

又脑补了三千字,lz我能把这个梗写进小说吗?

223L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啊

Lz你是不是小时候救过它,《猫的报恩》看过吗?

 

224L

我也想要一只这么粘人的主子,请问现在有猫能预定吗?@东方短毛猫猫舍

 

225L

Ls23333333333

 

226L 东方短毛猫猫舍

这不是东方短毛猫啊,耳朵太小了

 

227L

???

 

228L

我咋觉得这猫特别大呢

 

229L 东方短毛猫舍

尾巴这么长……我怎么觉得像是……豹子?

 

230L

啊啊啊啊啊啊???

 

——本帖已锁待删——